为什么非要刷脸支付?


来源:锐公司    作者:梁坤    2019-10-14 9:04

“人的本性就这样吧,新事物出来总是会先排斥,但到时候还是会用的”。

面对媒体上展开的关于刷脸支付的大讨论,作为代理商的姜先生不以为然。但他的语气还是暴露了他的焦急。

两个月前,他向一家支付宝刷脸支付业务的加盟商缴纳16800元成为当地刷脸支付的代理之后,业务进展缓慢,原本说2-3个月收回的成本才收回一半。

和姜先生一样,全国数以万计刷脸支付的推广者都争先恐后涌向他们眼中的2019年新风口。“我们要在这时代潮流中开启躺赚时代”,谈及刷脸支付的前景,姜先生信心满满。

而与之相对的,却是现实中商家的观望,消费者的担忧,以及除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以外企业的“冷静”。

刷脸支付设备的屏幕分隔开了这两种不同的景象。

不同寻常的风口

2018年12月,支付宝推出全新刷脸支付硬件产品“蜻蜓”,今年3月,微信支付推出刷脸支付设备“青蛙”。二者的竞争逻辑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屡试不爽的补贴大战。

支付宝今年4月宣布投入30亿推广刷脸支付,其后微信参与贴身肉搏,将这个数字提升到100亿。到了今年9月,作为回应,支付宝干脆取消了具体以亿为单位的数额限制,宣布:推广刷脸支付的补贴没有上限。

看这个势头,两巨头又要在刷脸支付领域展开你死我活的争夺。

2015年,马云在德国汉诺威消费电子展上,马云现场展示了“smile to pay”扫脸支付技术。在那个还未正式商用的年代,这个展示,颇有“秀肌肉”的意味。

而今天,随着技术的成熟和重金推广政策的落地,刷脸支付已成为其战略性应用,成为决定支付宝微信能否保持领先地位的关键。

风口来临时,玩家无论体量大小,往往都是一拥而上,企图借风力重塑竞争格局。共享单车、网约车、充电宝、短视频、小程序、直播答题等等,无不如此。他们带着分羹的渴望,带着唯恐错过时代的焦虑,带着被人奇袭的恐惧,肆意奔突,泥沙俱下。巨头疯狂“撒币”,用户踊跃参与,共同寻风而起,迎风而动,似乎在风口中,没有人能够冷静下来。

但到了刷脸支付,情况截然不同。迄今为止,卖力吆喝的,只有微信和支付宝两巨头。云闪付、翼支付、京东支付们都成了这个风口的旁观者、“等等党”,摆出了一副“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的姿态。

因为体量太小?的确,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9年Q1年第三方移动支付份额数据,支付宝和财付通共占去了93.7%的份额,余下的成员共同分享200万亿市场的6.3%。

但风口的魅力就在于,它是小体量玩家有且仅有一次的逆风翻盘机会,更是活下去的法则,风口往往是龙卷风,你不能拒绝上战场,而只能在它的裹挟下前行。

走上风口可能会死得很惨,但拒绝风口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退一步讲,如果真是风口,刷脸支付一统天下,扫码技术被革命,那时候这6.3%的份额不也没了?

可为什么他们按兵不动呢?

唯一的解释为:这个风口不同寻常。

二维码的战争,结束了

今天,移动支付已经非常普遍。但很多商户的柜台上还是需要摆放支付宝、微信支付、云闪付、翼支付等好几个二维码。

随着央行《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年)》(下称《规划》)的发布,这些花花绿绿的二维码即将被统一的二维码所取代。《规划》中明确提出:推动条码支付互联互通,研究制定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标准,统一条码支付编码规则,构建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体系,打通条码支付服务壁垒,实现不同App和商户条码标识护任互扫。

异变陡生。

强行互联互通,让中小支付机构松了一口气。统一的二维码把各家“钱包”又拉到了同一个起跑线上,省下了巨资地推的成本,获益颇丰。

虽说统一二维码未必就能让中小支付机构迅速扩大市场份额,但必然存在这个可能,甚至有机会实现弯道超车,打破支付市场两家独大的局面。

多家欢喜两家愁。

《规划》发布之后,也能够清晰听到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两巨头的哀嚎。

5年的相爱相杀,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二者相互对峙的力量在竞争中达到了临时平衡,在他们经过盘算后相互踌躇的时候,市场的格局保持了相对稳定。但这个政策很可能把两个支付巨头耗时5年用心挖筑的蓝绿色护城河毁于一旦。

这并非危言耸听。当年,随处可见的蓝色二维码,正是支付宝登上移动支付霸主的重要原因,当然,支付宝为此也付出了巨大的成本。

有媒体报道,仅仅是为了推广支付宝的“收钱码”,支付宝在2017年花掉了数亿元的快递费。今天打开支付宝,还能找到“蚂蚁微客”程序。当年,这个程序中曾发布了很多支付宝收款码的验店任务,无数“微客小二”领取任务之后到各个小餐馆、便利店拍摄二维码张贴的照片,上传到后台,即可领取平台佣金,他们就像蚂蚁金服的“蚂蚁”一样,靠着这样勤恳的方式把蓝色的收款码铺遍了大街小巷。

眼看着花大力气铺设支付码的努力即将付之东流,《规划》关上了一扇门,又打开了一扇窗。

《规划》提出,探索人脸识别线下支付安全应用,借助密码识别、隐私计算、数据标签、模式识别等技术,利用专用口令、“无感”活体检测等实现交易验证,突破1:N人脸辨识支付应用性能瓶颈,由持牌金融机构构建以人脸特征为路由标识的转接清算模式,实现支付工具安全与便捷的统一。

该文件的出台,为刷脸支付的普及扫清了制度障碍。于是,“蜻蜓”纷飞,“青蛙”横行。

在二维码被“收编”之后,他们用刷脸把支付推入了更富想象空间的4.0时代。

虽然在二维码时代,它们以绝对优势领先,但并不意味这个优势将永远稳固。支付的战幕永远是冲创性的,要外溢扩张,要冲出自己的领域,刷脸支付正逢其时,支付宝和微信要借此在更高维度上构筑竞争壁垒。

就像马化腾在微信出世后回顾微博之战的云淡风轻:二维码的战争,已经结束了。

刷脸支付的推广模式迷思

为了让机器确定你就是你,学界业界都做了很多探索和努力。现在随手一搜,还能找到10年前人们为通过手背静脉为标识的生物识别技术所做的推广尝试。

科学引领着支付技术的层层迭代,但技术从产品化到商业化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在商业的维度上,推广普及甚至比技术发明更重要。

依照罗杰斯的“创新扩散曲线”,刷脸支付正处于“早期采用”的阶段。在这个阶段,再“云”的落地业务,都少不了代理、地推的作用,有更高应用成本的刷脸支付更是如此。

今天,让代理“疯狂”的,是微信和支付宝巨大的流量和发展空间。“我们赚的不是补贴,而是流量和广告”。

目前,代理市场呈现明显的金字塔结构。

最高层,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官方;中间层,是已有的手握支付系统开发能力的代理商;最下面,才是真正走街串巷推广的代理人。

当前市场的代理模式更多的是个人代理向第二层代理交加盟费寻求合作,进入市场。

为什么必须有中间层?

“支付宝和微信官方给出的机器是裸机,直连后台,你的分成没有办法体现”。一位代理说:“我们有技术开发分识系统,这是核算代理推广费的关键”。

目前,刷脸支付会向商家收取交易金额0.3%--0.6%的抽成,而支付宝和微信官方只收取0.2%,这分识系统所标识的1到4个点的差价就是代理商的利润来源,业内称其为“分润”。

当前,处于中间层的代理有很多,合作的价格也五花八门。但总体上,他们给出的合作方案只有两种:代理和加盟(贴牌)。

选择代理,缴纳1-6万元的代理费,便可以使用第二层代理者的品牌和设备,分润由第二层代理者按月结算;而选择加盟,也有部分公司称其为“贴牌”,缴纳6-13万元不等的加盟费后,系统即可绕过中间层的代理,直连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后台,结算分润。这种模式可自立门户,自创品牌,更可以发展下级代理,加速裂变。说白了,这数万元的加盟费,便是购买其分识系统和与支付宝对接的费用。

姜先生算了这样一笔账:假如商户一天的收款是1万,那么他需要支付0.6%的服务费给支付宝,而支付宝仅仅收取0.2%,剩下的0.4%是分给加盟商的,1万就是40块的流水。如果能推出100个机器,一天就有4000。推广的形式多种多样,可根据具体情况来分析。用“蜻蜓”来举例,1699元的设备费,官方会分5个月补贴1300元。代理还剩下399元的设备成本,靠分润来收回。

在代理的眼中,刷脸支付的安全问题可以由便捷赔付制度托底,用户习惯可以用补贴激励制度来培养,这一切,都不成问题。设备铺设的数量,才是巨头肉搏的核心,也是代理能否盈利的关键。

正是这样多层级的推广结构,让代理商有利可图,甘愿出力做推广的“蚂蚁”;但也是这种模式,造成刷脸支付推广混乱无序的局面。

“现在这个市场太乱了,你不知道谁是真代理,谁是骗你代理费的”,正准备加入代理大军的张强无奈道。

从现金到信用卡再到扫码和刷脸,支付形式迭代的原动力,是为了降低用户的“支付疼痛”。刷脸支付若能成为商超中的ETC,全程无感,便捷,确实离这个目标更近了一步。

但在此之前,其自身所面对关于安全和推广模式的拷问,才是“蜻蜓”和“青蛙”真正的疼痛。毕竟,推广经费可以没有上限,但支付安全必须有底线。

由移动支付网主编的《2019人脸支付发展报告》将于11月5日在2019第四届中国移动金融安全大会上正式发布,参会获赠报告,详情见官网:http://www.mpaypass.com.cn/MFSC2019/

关于本站联系我们手机版
Copyright © 2019 安知讯 粤ICP备11061396号-7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18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