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不及解释了!我的支付宝要被冻结了!”


来源:安知讯    2019-11-1 9:36

10月28日,凌晨12点24分,一通电话把我从梦中叫醒,P总的电话,他向我借钱,5000块。深更半夜的借钱多半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我赶紧问P总发生了什么,突发阑尾炎?喝多了惹事了?结果P总说:“来不及解释了!我的支付宝要被冻结了!”

我当时睡得迷迷糊糊的,借钱和支付宝有什么关系?支付宝被冻结又是什么情况?难不成P总欠了花呗没还?我还没想明白,P总就挂了电话。我能受得了这委屈?把我吵醒了话都不说清楚就挂电话?

我立马回拨过去,等了片刻,P总接了电话,我还没说话,P总就说:“算了,来不及了,明天再说吧。”我问P总究竟发生了什么,P总说:“某电商客服打电话给我,说我的支付宝要被冻结了,让我交押金。”我一下就清醒了,P总这是遇到了电信诈骗啊。

起因是一件白色衬衣

在我提示下P总终于明白自己遇到了电信诈骗,放弃了向骗子赚钱的想法开始报警,而我也陷入了思考。P总是我的大学室友,211本科毕业,智商绝对是够的,情商也不低,在外工作了两年,不说历经世事,见识也是有一点点的,为什么会对骗子深信不疑呢?

凌晨一点的夜里我也没思考多久就重新进入了梦乡,我认为我已经阻止了这次电信诈骗,P总报不报案并不重要。当我早上起来再次向P总了解情况时才发现自己错的离谱,我并没有阻止这次电信诈骗。

在向我借钱之前P总已经向骗子转了4万人民币,其中绝大部分钱是借呗、京东金条、小米金融借贷而来。而这一切,是P总亲手操作完成,他亲手完成了下载App、上传了资料、借款、转账给骗子等操作。

当我找到P总仔细询问细节时,P总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怎么这么笨。”语气中充满了懊悔、痛苦。当我问他为什么这么信任骗子的时,P总说:“我真的相信他是某电商上面的客服,所以才按照他的提示去做了。”

在P总的讲述中,我渐渐明白了这一切,事情的起因一件白色衬衣。几个月前P总在某电商太平鸟男装旗舰店买了一件衬衣,骗子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了拿到了这次订单的详细信息,冒充某电商太平鸟旗舰店的客服给他打电话。

P总对电话的怀疑也因为详细的订单信息被打消。在P总看来,他在某电商上面买东西,买的什么、在哪家买的属于天知地知自己知某电商知,绝无可能被其他人知道,因此电话那头说出订单信息之后就不会是骗子只会是客服。所以他这么轻易的上了勾。

骗子骗钱的理由充满了套路。骗子说他们的工作人员失误将P总划分为了分销商,某电商会每个月扣P总500块钱,想要取消分销商需要先交5000元押金,取消之后全数奉还,之后又说取消分销商资格会被某电商识别为高危账户,需要交押金。P总说自己没钱,于是骗子指示P总一步步完成了下载App、上传身份认证借款、打款等等操作。

P总完全信任他们,真的认为他们是客服,对他们的指示毫不怀疑。骗子在骗到手4万之后并不满足,还想再多骗一点,于是有了开头P总凌晨12点向我打电话借钱的一幕。P总说:“他们让我不停地下载银行App,打开不同的App,各种转账,我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干嘛。”

个人信息泄露是诈骗源头 企业还能混多久?

电信网络诈骗是一种非接触式作案手段,因此获取受害人信任是骗子行骗的关键,个人信息在骗子取信与受害人的过程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P总的经历就是最好的证明,某电商上的交易记录理论上确实不会被第三方所知,因此当骗子说出交易信息之后就轻易地取得了P总的信任。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的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54亿,手机网民规模达8.47亿;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达6.39亿,手机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达6.22亿;网络支付用户规模达6.33亿,手机网络支付用户规模达6.21亿。

庞大的用户规模给电信网络诈骗提供了生长、蔓延的土壤以及巨大的获利空间。同时庞大的用户规模也给监管、企业带来了管理上各种麻烦。在各种麻烦中,个人信息泄露排名第一、各类诈骗排名第二。

泄露的各种信息在犯罪分子手上有多种用处。其中之一,就是使用个人信息得到受害人的用户画像,从而实施精准诈骗。当公众对电信网络诈骗的既有观念还停留在“广撒网”的方式时,精准诈骗因其针对性强,更易突破公众的心理防线,为诈骗实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个人信息泄露屡禁不止,是电信网络诈骗无法根除的主因之一。而个人信息泄露屡禁不止的原因则是复杂的,一方面现有法律体系无法针对性进行保护,也无法对泄露个人信息的企业追究其刑事责任;另一方面个人信息保护环节复杂繁多,往往牵涉多个企业,难以形成完整的保护链条。

以P总的交易信息泄露为例,知道P总交易信息的角色有哪些呢?P总本人、某电商官方、太平鸟店铺官方、支付宝、快递公司等5个角色。排除P总,其他四个角色每个都是一个独立的企业,每个企业对信息安全都有自己的做法。

P总的交易信息究竟是四个角色中哪一个泄露出去的我们无法得知,也许四家企业都会使用“消费者自己没有保护好自己的交易信息导致财产损失,我司不承担任何责任。”把这个问题混过去。

但是,两高已经发布了最新的司法解释,泄露交易信息5000条以上、财产信息500条以上应当认定为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且造成严重后果。该司法解释11月1日正式施行,牵涉到个人信息泄露的企业还可以混多久呢?

P总的痛苦只能自己承受

P总在28日凌晨1点前往当地派出所报案,等到录完笔录出来已经是凌晨3点多,在P总离开派出所的时候还有人因为被骗了钱来到派出所报案,他们的神情和P总一样:焦急、羞愧、后悔,派出所的民警也只能一一按照流程安排笔录。第二天我陪P总来到派出所交银行流水时,派出所门口的保安说:“被骗了?最近被骗的人好多。”

P总家是农村的,家里还有一个弟弟,被骗4万块钱是无颜向家中诉说的,P总的家里也不会有太好的办法弥补这个损失。唯一的期望就是警方可以追回这笔钱,在这笔钱被追回之前,P总只能自己还一时糊涂借下的各种现金贷。

每个月的28号是还款日,一共12个还款日,P总将每个月一次品尝、回味这种痛苦,直至2020年10月28日。P总的痛苦只能自己承受,事实上像P总这样被骗的90后并不在少数。根据腾讯出品的《电信网络诈骗治理报告》超过一半受害人的年龄位于18岁-28岁区间,而在知乎上随手搜索,到处都有类似的故事。

打击电信网络诈骗是全社会的责任,其中包括上文提到的四个角色,也包括监管、警方和媒体。究竟应该怎么做才不必让更多的人承受P总的所承受的痛苦呢?如何才能有效治理个人信息泄露问题呢?这还需要各方角色更多的讨论和更加深入的合作。

文中所有人物称呼皆为虚构

文中人物故事皆为作者亲身经历

关于本站联系我们手机版
Copyright © 2019 安知讯 粤ICP备11061396号-7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18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