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银行采用未经核实的负面信息拒贷,导致法院成被告


来源:王小征    作者:征信圈    2020-1-10 9:25

南京银行采用了某第三方信贷系统“e-credit”,其中数据源使用了未经崇川区人民法院核实的错误信息,南京银行以此作为信用评估依据,拒绝用户黄娟的贷款,用户黄娟起诉崇川区人民法院要求法院赔偿。

2.案件四方关系图:

3.案件描述-(2019)苏06委赔9号:

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错误地将黄娟错列为被执行人,查封扣押黄娟的车辆,并冻结了黄娟的银行存款。后解除了执行措施,但该执行行为影响了黄娟的个人征信记录,导致黄娟在南京银行南通分行消费金融中心等机构因有不良征信记录无法获得贷款。

黄娟因无法向银行借款而向其他机构和个人贷款所多支付的贷款利息,崇川法院应当予以赔偿。请求本院赔偿委员会决定崇川法院采取措施消除影响,并赔偿黄娟多支付的银行利息及交通费总计86398.94元。

崇川法院辩称,崇川法院发现执行错误后及时进行了纠正。崇川法院并未在人民银行的征信系统及法院执行系统中发布黄娟的不良征信信息。南京银行南通分行的贷款核查系统中,并无黄娟的个人不良征信记录。南京银行南通分行消费金融中心等机构未审核通过黄娟的贷款申请,系由于该中心采用了第三方自行收集的未经法院核实的信息,与崇川法院的执行行为之间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请求本院赔偿委员会驳回黄娟的赔偿请求。

经审理查明,崇川法院发现执行对象错误后,及时进行了纠正,解除了对赔偿请求人黄娟银行存款和车辆的查扣及冻结措施。崇川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并未在法院的执行系统及人民银行的个人征信系统里填报赔偿请求人黄娟的不良个人征信信息。

崇川法院未实施对赔偿请求人人身权的侵权行为,未对赔偿请求人采取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和限制高消费的措施,在法院执行系统和人民银行征信系统均没有赔偿请求人的负面征信信息,崇川法院也从未向有关机构推送其他负面信息,个别机构以赔偿请求人存在负面信息为由拒绝发放贷款,是该机构不适当搜集及使用信息所致,与法院的执行行为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决定驳回赔偿请求人黄娟关于崇川法院错误执行的国家赔偿申请。

另查明,2019年7月31日,崇川法院向南京银行南通分行工作人员进行了调查,南京银行南通分行工作人员按照其信贷审核要求对赔偿请求人黄娟征信信息进行检索,其系统中无赔偿请求人黄娟的不良征信记录。同日,崇川法院向南京银行南通分行消费金融中心工作人员进行了调查,该中心工作人员表示,其电信信贷系统使用了“e-credit”系统,该系统中显示黄娟有不良记录,其不清楚“e-credit”系统数据的来源。

本院审理期间,崇川法院向南京银行南通分行消费金融中心及南通市银保监局出具了书面函,告知崇川法院未对赔偿请求人黄娟采取过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限制高消费执行措施。

本院赔偿委员会认为,赔偿请求人所主张的损失与违法行为存在因果关系,是国家赔偿的条件。本案中,崇川法院在执行过程中,错误将本案赔偿请求人黄娟列为被执行人,所实施的执行行为违法,但崇川法院发现错误后进行了纠正。赔偿请求人黄娟申请国家赔偿的事由,不是针对崇川法院执行行为本身对赔偿请求人财产所造成的损失,而是针对执行行为间接对赔偿请求人造成的影响。故本案赔偿请求人黄娟的赔偿请求不能成立。

关于本站联系我们手机版
Copyright © 2021 安知讯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1878号